欢迎访问 青岛汇英人才集团官网,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汇英集团
人力资源系统服务解决方案

聚焦人力资源行业,关注行业面临的挑战和压力,
为企业提供具有竞争力的专业解决方案和优质的服务,
持续为客户创造最大价值,降低用工风险!

员工请假去医院途中受到机动车伤害仍应认定为工伤

2020-04-07 0

摘要

江顺英在请假规定的一小时内,从公司去医院途中受到机动车伤害并致其死亡,符合修订前《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情形。申诉人孔宪俊的申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原终审判决认为江顺英仅是暂时请假中断工作,并非请假下班,不应适用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属适用法律错误,机械地理解了“上下班途中”的规定,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本意。 

基本案情:

申诉人孔宪俊因诉被申诉人镇江市丹徒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丹徒区人社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不服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镇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向检察机关申诉。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作出苏检行抗(2012)1号行政抗诉书,向本院提出抗诉。本院于2012年2月21日作出(2012)苏行抗字第0001号行政裁定,本案由本院提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余红、何丽出庭,孔宪俊的委托代理人伏国云,丹徒区人社局的委托代理人张顺祥、顾彬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二审裁判结果:
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镇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认定,江顺英生前系镇江金鹏电子有限公司职工。2010年5月8日下午13时许,江顺英在工作期间因身体不适,向生产负责人报批出门证请假去医院看病,生产负责人签发了出门证,并注明:出厂时间为13时30分,进厂时间为14时30分。当日13时35分左右,江顺英驾驶电动自行车行至谏黄公路辛丰食为先酒店路口右转弯处,与王永刚驾驶的豫PD5166重型自卸货车发生交通事故,致江顺英当场死亡。另查明,镇江金鹏电子有限公司为江顺英办理了工伤保险。交通事故经公安机关认定,王永刚负全责,江顺英无责任。江顺英的亲属已经通过民事诉讼向肇事方取得了事故赔偿金额。2010年6月10日,江顺英的丈夫孔宪俊向丹徒区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要求将江顺英所受伤害认定为工伤。丹徒区人社局于同日受理了孔宪俊的申请。同年9月2日,丹徒区人社局作出了镇徒人社工认(2010)第135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以下简称第135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为江顺英在工作期间因私事外出,发生机动车交通事故死亡,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情形,认定江顺英的死亡性质不属于工伤。孔宪俊不服该决定,向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2010年11月24日,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政府经复议后,作出(2010)徒行复第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第135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孔宪俊仍不服,向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丹徒区人社局作出的第135号工伤认定决定。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以(2011)徒行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维持了第135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孔宪俊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裁判理由:

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江顺英在工作期间请假外出看病的行为并非企业的工作安排,故丹徒区人社局认为江顺英系因私事外出并无不当。对于孔宪俊主张的江顺英外出途中发生交通事故与其工作之间存在必然联系的理由不予采信。江顺英请假去看病,已经得到该公司生产负责人的同意,并且出具了出门证。该出门证上载明出厂时间和进厂时间,表明江顺英仅是暂时请假中断工作,并非请假下班,不应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因此对于孔宪俊主张江顺英系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的理由,不予支持。综上,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2011)徒行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维持丹徒区人社局的工伤认定决定书正确。据此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检察院抗诉情况: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抗诉认为,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镇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理由如下: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制定目的,工伤应适用无过错赔偿原则,工伤待遇同时具有保险法律关系特征。因工作受伤,除法定的免赔责任外,义务方均应承担责任。在司法实践中,不能对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工作原因等做狭隘的理解,更不能完全拘泥于法律条文的字面含义而机械地予以理解。江顺英系在工作过程中发生身体不适,为了身体状况好转后继续工作而请假看病,江顺英因病请假去诊治与继续工作间具有关联性,且办理请假手续经单位批准而外出,在看病途中受伤害显然与工作原因有关。故本案中发生的这一行为和结果,不能简单地认为系受害人江顺英因私请假而中断工作。江顺英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在工作过程中因身体不适请假外出看病,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致死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应认定为工伤。

孔宪俊申诉称:江顺英在工作期间突发疾病,疼痛难忍,已无法正常继续工作,而镇江金鹏电子有限公司没有医务室,江顺英必须通过外出治疗才能继续工作,其请假外出看病途中发生交通事故与其工作之间存在必然联系。江顺英请假去看病,得到公司生产负责人的同意,并且出具了出门证,因此江顺英离开工作地点后处于下班时间,在下班途中发生机动车事故伤害应当认定为工伤。

丹徒区人社局答辩称:《工伤保险条例》对工伤认定条件进行了列举式的规定,本案中,江顺英系因私离厂后发生的机动车伤害事故,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因工作原因及上下班途中发生的机动车伤害事故。原审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本院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均表示对原生效判决所认定的事实无异议。经本院审查,原生效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再审裁判结果:
  综上,丹徒区人社局作出的第135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和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检察机关抗诉理由部分成立,本院予以采纳。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二)项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六条、七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镇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和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2011)徒行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镇江市丹徒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0年9月2日作出的镇徒人社工认(2010)第135号工伤认定决定书;

  三、责令镇江市丹徒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重新作出工伤认定。

  四、二审案件受理费共计人民币100元,由镇江市丹徒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再审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孔宪俊于2010年6月10日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故应适用修订前的《工伤保险条例》。该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江苏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处理意见》第十五条指出,“上下班途中”应是在合理时间内经过合理路线。上下班途中时间是工作时间的合理延伸,不仅包括职工正常上下班的途中时间,还应包括职工加班加点后上下班途中时间以及因合理事由引起变动的上下班时间等情形。本案中,江顺英在工作中因身体不适无法继续工作,在公司没有医务室的情况下,向生产负责人请假一小时外出到医院去看病。故其请假外出一小时看病这一事由具有合理性和必须性,考虑到其请假目的是为了身体康复后继续工作,没有脱离与工作相关的实质,应当认定其请假外出一小时属上下班途中合理时间。鉴于江顺英请假外出目的是看病,医院应为其第一目的地。从公司到医院应当视为其上下班途中合理路线。因此,江顺英在请假规定的一小时内,从公司去医院途中受到机动车伤害并致其死亡,符合修订前《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情形。申诉人孔宪俊的申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原终审判决认为江顺英仅是暂时请假中断工作,并非请假下班,不应适用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属适用法律错误,机械地理解了“上下班途中”的规定,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本意。


技术支持:汇英传媒 Copyrigh©201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青岛汇英人才集团官网 鲁ICP备13006609号 公安备案号:37020302370524 版权声明
To Top